废旧回收网 今日废旧 二手设备 正文

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率只有10%,18吨废电池不翼而飞?你知道原因吗

预测,截至2020年将有20万吨动力电池亟待回收。然而有机构预测,截至2019年底,废旧动力电池实际回收量不足2万吨,剩余18万吨的电池不翼而飞…… 2013年,中国新能源汽车按下加速键,中国新能源市场开始腾飞。截至2019年年底,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已经超过381万辆。按照动力电池5-7年的的平均使用寿命来算,到今年为止国内累计退役的动力电池规模或将达到20万吨级别,其经济规模超过100亿元。 



而且有咨询机构曾预测,动力电池的回收市场在目前绝非顶峰,在2025年将会扩大到850亿元左右;到2030年,随着全球电动化的进一步普及,回收规模还将达到1200亿元。可以说,越早占领这个市场风口,就越有腾飞的希望。 



然而,动力电池回收的问题一直是一个困扰,国内对于动力电池回收的处理方法是将废旧电池运回处理厂之后,对其中贵属如镍、钴等进行回收利用,并且将动力电池进行梯次运用。举个例子,一个报废的车载电池,将其安装在一个集装箱内,形成的新电池组可惠及一百个家庭一天的日常用电量。可即便如此,这一系列做法也是有些“费力不讨好”,经济价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。 



在工信部发布的《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》的企业名单中,仅有5家企业在内。然而根据公开数据显示,截止2020年5月,国内经营范围含“电池回收”的企业数量已经达到了3000多家,仅2019年就有超过700家的新增企业。 
PAn="1" colspan="3" clASs="js_darkmode__0" style="border:1px solid #4C4C4C;color:#CDCDCD !important;background-color:#7B0C00;"> 符合《PPle-system-font, BlinkMacSystemFont, "">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》企业名单(第一批)
序号
所属地区 企业名称
1
浙江省
衢州华友钴新材料有限公司
2
江西省
赣州市豪鹏科技有限公司
3 湖北省 荆门市格林美新材料有限公司
4 湖南省 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
5
广东省
广东光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巨大的市场潜力、数目稀少的白名单企业,以及相关数据上超过千家相关业务的公司数量,三者之间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。按常理来说,巨大的市场潜力绝对能够吸引到投资商的蜂拥而至,然而工信部公布的企业却仅有5家,是工信部数据造了假?亦或者这是一个假风口?而我认为——他们都没有造假。 但如果他们都没造假,又如何解释三者之间的矛盾呢?或许,我们能够从电池回收的数据中得窥一二。据预测,截至2020年将有20万吨动力电池亟待回收,然而有机构预测,截至2019年底,废旧动力电池实际回收量不足2万吨,剩余18吨动力电池不翼而飞。毫无疑问,这个不足2万吨的回收数据是符合只有5家规范企业的说法的。那剩余18吨动力电池的不翼而飞,是不是就和那3000余家企业相关呢? 



在这个互联网时代,或许我们能够从互联网上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。随便在网络上输入“电池回收”相关,你将收获一大堆的电池回收网站。而这些网站中,有着大量的动力电池回收信息,部分甚至还提供上门收货的服务。除此以外,在一些二手车市场,我们也能看到不少电池回收业务的出现。这些业务的共同之处在于:大多为小作坊形式、没有正规的资质、没有环评,更没有达标的电池回收拆解技术 



但让人惊奇的是,这些“小作坊”对动力电池回收的方法倒是和规范中的处理方式类似。要么,这些作坊会将电池中的镍、钴等贵金属提炼出来,以获得高额的贵金属销售回报;要么,他们会将这些动力电池直接出售到低梯次领域如低速电动车、电动自行车等。 



可不同于规范的电池回收企业,流入“黑市”的这些回收动力电池往往没有“好下场”。一般而言,如果这些动力电池被非法拆解,当中的贵金属会以高价被售出,其后如金属外壳、金属外壳、绝缘板、电芯、铜箔等部件也会流入其他设备市场,当作电源产品使用。相比正规的电池回收企业25%~35%的毛利率,这些小作坊60%的毛利率堪称暴利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目前三元锂电池的回收价格约为1.5万元/吨,如果市面上那不翼而飞的18万吨废旧电池全都流入黑市,那黑市将能获得的利润是相当可观的。 



既然黑市体量这么大,那为什么工信部的白名单上只有5家企业与之竞争呢?为什么不适当拓宽准入门槛让更多的企业参与进来呢?这与动力电池回收的困境有脱不开的关系。首先,国内的动力电池回收有着漫长的回收链条,从电池生产商、经销商网络到消费者,再从消费者逆流回到电池拆解企业,之后通过检测、筛选、拆解等手段,最后进入梯次利用或者报废回收,这一个链条实在太长,而且当中涉及到检测、筛选、拆解等一系列手段也不是大家想象中那么简单。 



今年5月,在厦门市发生了一起车辆事故,事故发生的原因是司机从岛内回收了2吨多铅酸蓄电池准备运往漳州销售,而这些废旧电池在运输途中出现了问题,导致事故发生。参考生态环境部在5月份发布的《废铅蓄电池处理污染控制技术规范》、《废铅蓄电池危险废物经营单位审查和许可指南(试行)》两大新规,表明了废铅蓄电池从收集、贮存、利用和处置全过程都有严格的要求,这同样从侧面上证明了电池回收并非一件易事。 


正因为回收电池有着较高的要求,因此政策才会严进宽出,将门槛抬高以免市场进入混乱。而且国家对于动力电池回收的重要性其实早就有所认识,从2016年开始就制定了相关回收政策,并在逐步建立与完善电池回收体系。 

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sd1Gt3F5FY4aSAD0497iaGs2Xvg9uhR542do7ndPzUnDqq7JicgoxMkRlxNGX6tvPKN0GiclSvXXotB2425WnzjRw/640?wx_fmt=png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" style="height:auto !important;width:677px !important;" />


建立回收服务网点,就是打通动力电池回收渠道的方式之一;但即便回收服务网点的覆盖面不断扩大,动力电池也难以实现有效回收,在政策一日没有完善、在经济利益没有有力驱动、在回收链条没有更高效之前,动力电池的回收都将陷在困境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