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旧回收网 今日废旧 废木头 正文

废旧粮仓变艺术博物馆

ASs="js_darkmode__4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font-family:-aPPle-system-font, BlinkMacSystemFont, " font-size:17px;text-align:justify;text-indent:0px;color:#a3a3a3="" !im

这幢高度为57米的谷仓,建设于1921年,曾以 57 米的高度问鼎“撒哈拉以南非洲最高的建筑物”。

由曾操刀上海世博会英国馆“种子圣殿”的知名建筑设计师托马斯·赫斯维克(Thomas Heatherwick)主持改,华丽转身为集精品酒店和艺术博物馆为一体的艺术地标——蔡茨非洲当代艺术馆。

托马斯保留了建筑地标性的整体外观,并难能可贵地没有拆除原本用于储存粮食的42根混凝土圆柱筒仓,而是通过空间设计,将其变为有着画廊、展室和中庭的流通空间,同时最大限度地引入自然光线。他尽量使用当地建材,并使用起重机将材料直接运输到上层,以保护这座有着80多年历史的老建筑。

改造后的建筑上面六层留给了The Silo精品酒店,其余的空间则属于蔡茨艺术博物馆,其收藏品将在9层楼的9,500平方米的场地展览。

这个谷仓从2001年以来被弃置,其特点是有42根高度为33米,直径为5.5米的垂直的混凝土管道。赫斯维克说,这个谷仓是密集的管道组成,没有开放的空间。我们将设法对其进行改造和利用,而不是完全废弃。

博物馆是123公顷的V&A Waterfront文化和历史中心的一部分。新的博物馆将有80间美术展览室;18个教育培训区域和一个屋顶雕塑花园。

 除了博物馆外,还有个创意精品酒店——The Silo Hotel。

portant;"> 酒店的外部结构被一层裸露的混凝土表皮所包围,窗户则是由手工切割玻璃拼装而成的,这种设计颠覆了传统的平面模式,利用3D立体的质感给人带来强大的视觉冲击力。

portant;">

portant;">

portant;">

portant;"> 把镜头拉近,我们可以近距离地看到玻璃表面的凹凸纹理,像一面立体的镜子一样,每个角度都能反射光亮。

portant;">

portant;"> 到了夜晚,室内灯光全部亮起,这座建筑便瞬间打破黑夜的孤寂,像矗立在港口的灯塔一样闪闪发光,照亮整个海滨之域。

portant;">

portant;">

portant;">

portant;"> 为了吸引游客进入博物馆,建筑团队在谷仓中部开凿出了一个拱形的中庭,作为整个博物馆的核心,同时,筒仓也将酒店入口与博物馆分隔开来。

portant;">

portant;"> 整个中庭以谷粒为原型,建筑师假想将一个现实谷粒放大到高27m,并以坐标的形式“放置”于谷仓中切割挖空,塑造了一个巨型的拱形教堂空间,使人们宛如在一个巨大的谷粒内部观看展品,感受着曾作为谷物储藏的建筑的历史。

portant;">

portant;">

portant;"> 但是切割使得原本只有170mm厚的结构无法满足建筑的力学要求,所以建筑团队对切割后的结构进行了处理,将筒状结构加厚到了420mm。

portant;">

portant;"> 建筑师还对切割后的筒壁断面进行抛光,光滑的表面与混凝土粗糙肌理形成对照,具备差异化的材质也使得断面凸显出来,整个空间也更有立体感。每一个谷仓顶部都有一个直径六米的夹层玻璃,将日光引入建筑,以满足庭院的自然采光。

portant;">

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gif/jRyEl1a7FXIKLZJpmEsrUtibDcXDyetHAR7pwUkn3JZbjcnYgQ2ib4uz7AsjI0Ug1KYAX3Pm8PCov4C1ib5sf9llg/640wx_fmt=gif&tp=webp&wxfrom=5&wx_lazy=1" style="height:auto !important;width:523px !important;" />

最后,为了给游客创造更好的体验感,赫斯维克工作室将大楼原建筑内部附有的一层米黄色涂料剥除,露出里面厚重的混凝土肌理,使得游客能得到更真实的体验。

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作为目前非洲大陆建成的最大的博物馆,其建成本身就具备标志性意义。建筑在保存了非洲的文化基因的基础之上,也为整个区域注入了新鲜艺术的血液。